RSS

点亮生命 – 福音营

26 May

     

     好久没有舞文弄墨了。不是没有个冲,而是每次要提笔,心中会突然蒙上一层厌烦,仿佛浮躁的心情根本配不上文字的沉着,庸碌的生活也配不上文字所代表的思想的深沉。于明白,什么人人可以写文章,却不能人人都是作家。一个真正的作家在写作就仿佛一个虔的教徒在祷告:一只眼睛直逼内心,把自己心中的黑暗、罪孽、不配都坦的供出来,留下的只是一方土,可以肆意洒;另一只眼睛审视世界,把个世界的不公、痛苦和灾,在神的面前上代求。很久很久,我是那么注于自己的小生活、小世界,已不配写作、也不配祷告了。

     前段时间,每天在肤浅的忙碌之中,读读写写,圈圈画画,迫自己住一些毫无兴趣的东西,看着看着又若有所失的回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早读。那时候的自己把一首一首的唐诗宋词写在摘抄本上,贪婪的念着、记着、想着,而游子的眼泪、缠绵的爱情、入骨的相思,也就这样沉淀着、沉淀着,沉淀为一种情感的寄托、一种思考的习惯。如今他乡漂泊,夕阳西下时拖着一天的疲倦骑车从桥上经过。桥的左侧是高楼大厦所组成的费城经典的轮廓线,桥的右侧是火车轨道,和映衬在水面上的朵朵白云和一轮红日。春秋时节,排列整齐的大雁,也会唱着萧索的调子,偶尔在头上经过。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游子游子,游的年头长了,竟有些处处为家、处处非家的失落感,仿佛天南地北,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容身之处。而故人故人,如今又都散落在哪里?都在想着谁呢?晚饭总是那无聊的样式,晚饭过后的书桌,一灯如豆。灯光下是永远开着的电脑,因为电脑的那头连着爱情的消息。玲珑筛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而后自嘲一笑,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或许应该问的问题是,入骨相思,值不值?心情总是在平淡与忧愁中轻轻的浮动,内心,也很久没有被任何东西触碰过了。

     我正是这样一颗疲倦、空虚、萎了的心,参加了福音。我以为讲道会和每周日听到的大同小异,还是那些赞美诗、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个事儿,只不过换了一个鸟语花香、绿草如茵的地方,却是换汤不换药。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从在萧医生车上喝得那杯拿铁开始,就仿佛尝到了神的爱,细腻如斯、光滑如斯,从舌尖一直温暖的流淌进嗓子。出了费城,去福音营的路是平坦而宽阔的,一马平川,正如我那兵家必争之地的家乡。路的两旁一片深绿浅绿,入了郊区以后,还偶尔能看到来不及凋谢的春。也笑着调侃到,美国的江山,原来也是如此多娇。相比之下,祖国的河山秀气而娇媚,钟灵毓秀,婉转多情;美国的土地苍劲而豪放,浩瀚壮阔,一气呵成。这是怎样的一位设计者、怎样的一个艺术家呵!竟创造了这截然不同、却又同样令人叹而观止的景象!我以为我早就认识了造物主,早就承认了他的伟大其妙,却又在最不经意的时候,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我怎么配得享受这丰盛的恩赐!

     然而,造物主给我们的,绝不仅仅是这如画的风景,就像一个父亲提供给孩子的,绝不仅仅是头上的屋顶、腹中的饮食。罗素,那个令我困惑而着迷的罗素,早就一语道破天机,“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有趣的是,罗素,那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多么想问问这个伟大而又可怜的人儿啊,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在人死如灯灭的世界观里,爱是什么?知识又是什么?苦难又为何值得同情?古人早就看的清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爱情,只是平添忧伤罢了。而知识呢?恐怕是难得糊涂,才是福吧。至于人类的苦难,那更要苦笑了。人死不过一个土丘,活着的时候荣华富贵,死后是一抔黄土,而活的食不果腹,最终也是一抔黄土,你同情人家做什么?彼此彼此罢了。聪明的罗素不可能不懂,然而这些个渴望,这些个如飓风一样,把他吹来吹去的追求,又为何而存在呢?大概这就是一个父亲,送给自己孩子最珍贵的礼物;也是造物主,放在每一个人心中,最原始的追求:爱、真理和道德。这便是黄小石长老带给我们的信息,无比的爱,真理的画像,信实的神。

     提到爱,人们大脑便最先跳转到男女之间的情爱。这样的爱,剧烈而强大,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席卷两个人的生命。这样的爱,是带着誓言的,“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两颗相爱的心,不仅要互相许诺一生一世,甚至三生三世也不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的追寻,生生世世、永永远远。然而可笑的时日有限的人们啊,不要说永远,连在热恋中生活三五年都不能够!不然如何维持工作、健康、睡眠、友谊?又怎么可能一直有精神与体力去维持这样的兴奋?然而,人们还是傻傻的呢喃着,因为爱与誓言是并存的,在爱的当下,互许永远的两颗心,绝对不会有假。这又是为什么呢?思来想去,大概这是爱的一个属性。爱,就是要永永远远。在人们遇到爱的时候,就遇到了神。因为神是爱,神亦夕在、今在、永在。

     除了这如火一样的情人之爱,还有那润物细无声的父母之爱。一直不喜欢朱自清的散文,觉得他娇柔做作,也对那被奉之为经典的《背影》,不甚有感。不想时隔多年后,再次读起,竟被感动的泪流满面。那个坚持送儿子到火车站、与脚夫讨价还价却不善言谈的小人物、那个为儿子买橘子,笨拙的翻越月台的父亲,都紧紧的抓住了我的心。回想父亲写的上一封家书,提到我初次出国时,在机场与父母、弟弟告别,他说,“看着你穿着长裙的背影渐渐消失于我的视线,我的心中空落落的,怅然若失”。我自己回想那一天,父亲从车上下来,便忙着去找推行李的小车,把我那两口笨重的大箱子抬上去,又张罗着登机、安检。我和母亲依依惜别,一直握着手,看着父亲在忙碌。他为我办好了一切,最后把登机牌和护照交到我的手中,千般嘱咐要拿好,不要掉了,又提醒了一些别的,便催促着我赶紧离开,不要误了事。我从他的脸上很难看到离别的情绪,倒是母亲的眼中,泪花闪烁。然而如今,出国将尽四年,父亲依然记得那条长裙和那个背影,却真真的是,入骨相思,知不知…… 生身父亲尚且如此,那慈爱的天父,又该怎样?在前行的路上,他大概一直在为我挪山挖路;艰难坎坷时,他甚至将我一手抱起,又轻轻的放置在安全的彼岸。这些都很抽象,父亲的爱,大抵如此。但是一个女儿敏感的心,不可能感觉不到。

    至于真理,我想,每个人都在不断的寻求。每次看到团契中来的慕道友积极的询问,我心里便知道,这位朋友离神已经很近很近了。反倒是那些不怎么开口、又说些天天开心的敷衍的话的,让我觉得愁苦。绝对的真理是真实存在的(便是那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的耶稣),他经得起考验、更容得下思考。认认真真、恳恳切切思考的人们,或早或晚都会得到同一个结论,正如中国、希腊、埃及的数学家,都得出了勾三股四弦五的定论。既然是真理,早晚都会被发现和肯定。而那些只求生活舒适、却不过多的思想的人们,反而离神很远。很多人总是笑着劝我不要想太多,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 殊不知,生活中没有真理,就亦没有道路和生命。而没有道路的生活,没有生命力的日子,又怎么可能过得好呢?

    感谢神!他是信实的。他在我浑浑噩噩、已经漂走很远以后,又以这样的方式,一把将我拉回到他的怀抱,贴着他的胸腔,听到了那强而有力心脏的跳动,正如这个宇宙的脉搏。他对我的承诺,白纸黑字,早在我出生以前,就写的清清楚楚,刻在苍穹之中。他的一诺,千金难比,我又有何怀疑的呢?信心是一种美德,必要不断的操练。

     点亮生命的福音营,真的将我心中这将残的火光,再一次点亮。剥去层层世故、忧虑、焦躁,而再一次认真的思考和感受爱、真理与信实。这是天父给每一个人的礼物,不得辜负……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Posted by on May 26, 2014 in Uncategorized

 

One response to “点亮生命 – 福音营

  1. Yijun (Harry) Wang

    February 6, 2015 at 3:02 am

    wow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