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PhD的见证

01 May
PhD的见证

虽然我一直都在记录读PhD的一些经历、想法、心理活动,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为此写一篇见证。我总觉得,见证,应该写在每一个故事的结尾。恋爱的见证要到结婚以后写,找工作的见证要到入职以后写。这其中,当然有我希望可以给读者呈现完整故事的责任心,但更多的是,我总以为,故事结局尚未明了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要不要感谢神,也还不知道要感谢神什么呢?而且,倘若此时此刻开心的做了见证,之后因为突发状况导致见证的事情无疾而终了,人前人后,何以自处?不知何时,我们的见证,诉说的都是成功的蒙福。然而保罗说,“我反而极其乐意夸耀我的软弱,好让基督的能力遮蔽在我的身上。”或许,眼泪中的赞美,在神的眼中,更看为宝贵吧。

我无数次幻想过异地恋结束、我在牧师面前说“I do”的那一天。每一次仅仅是想一想,都禁不住要微笑,眉间眼底,全是幸福与温柔。我也无数次的幻想过PhD毕业、答辩过后如释重负的那一天,每一次想,都禁不住要叹气。前一刻还在的洒脱与快乐,突然被这巨大的乌云遮住,瞬间就没了踪影。我觉得到那一天,自己将像一个在战争中失去双腿的士兵,即便盼来了胜利,这胜利索取的代价,也已经痛彻心肺了。是啊,有一天我有了那个文凭,可是这个过程中丧失的自信、快乐、笃定、耐心,又哪里去找回呢?

PhD开始之前,我是神采飞扬、大气凛凛的。我热衷于科学,不仅仅是自己的学科,其他各个方面都多少有些涉猎。高中时期,数理化文史地,没有我不喜欢的。也是因为如此,曾经在文理科的选择上左右摇摆了很久,至今回忆起来还不住的惋惜,如果不需要选就好了!实实在在是放弃哪一科都舍不得啊!(政治除外……)。听说从今年开始就不再分文理科了,那些幸运的孩子,实在让我羡慕嫉妒的紧!其实,到了今天,我经常回想,我那时对各个学科的喜爱,是因为学得好才喜欢嘛?那也就是说,我现在对科研的厌倦,是因为做的不好,才厌倦了的?我也以此常常督促鞭策自己,时而恐吓时而劝慰自己说,等有一天做出来些名堂了,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排斥了。

然而,不论如何,煎熬却是事实。生命科学的探索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战场。一个完整的故事,穷尽多少人一生的心血!而这些都还是幸运的。还有很多很多人,一生劳碌,一生穷苦,却也没为科学做出个任何值得说道的贡献。没有兴趣与激情的支持,我真的无法勉强自己继续坚持下去。功成名就着实渺茫,我看清后便也不再奢求。但是为何想踏踏实实的做一份工作,有体面的收入,稳定的生活,也难上加难?!当我看到身边的博士后都相继失业后,恐慌占据了我的心。虽然距离毕业还有三年,但是毕业就失业的可能性,已经挤的我喘不过气来。当然,也可以继续做博士后,延续着这超强度、少报酬的日子。最可悲的是,曾经常常自夸的能力、常常谈起的梦想、常常因为在同龄人中佼佼者的优越感,全成了笑话。再过三年,比“博士后”混的还差的,估计少找吧。这一切的一切混在一起,生活的枯燥乏味高强度劳作,前途的黑暗渺茫没有奔头,常常使我抑郁、窒息,甚至抓狂。我几度想放弃,但是神并没有开路。所以因着父母的坚持,和自己心中对半途而废的不屑,我仍在继续苟延残喘着。有时候骑着自行车,突然间就想大吼,好吐出郁结在心中的那一团又湿又重的东西。

我是实实在在的行在暗处了,然而那平息海浪的神啊,他说,行在黑暗中的人必看见光,活在死亡阴影下的就被光照亮。果然,他不抛弃我,让他的光他的爱临到了我的身上。我这不是一个神迹的见证,我虽然切切的祷告,在祷告中哀求、哭泣、甚至抱怨,但是并没有得到其他人见证中的那些惊天的逆转,实验没有突然有结果,课题也没有突然打开。然而,神在我心中做的奇妙大事,也确如神迹般,把我从绝望的深渊拉出来。

首先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很多罪。神的应允很多,然而他从未应许过安逸的生活,可是我却认为安稳的生活是我应得的份。我一直自恃甚高,虽然时刻提醒自己“爱人如己”,然而不经意间,对不够聪明、不够努力、不够大胆的人,都多有论断。我喜欢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感觉,18岁时就写下了人生的to-do-list,26岁结婚,28岁博士毕业,29岁有第一个孩子,33岁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第一套房子……殊不知,我自己都安排好了,还要神做什么?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心中有很多骄傲,也曾求神将它们移走。可是我总期待神会在不知不觉时、如变魔法般,悄然的将“骄傲”拿走,留下一个谦卑随和的我。当他听了我的祷告,在我身上做工、管教我时,我却因为和自己想象的不同,而觉得被强逼一般,心中升起了诸多抱怨。但是,感谢神的提醒与责备,“因为耶和华喜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心爱的儿子(箴言3:12)”,我从中得到了成长,也感受到了满满的爱。

我意识到,其实,我应该为着生命科学感恩,因为这是一个直接接触与见证神的奇妙与大能的学科。神造万物何等的神奇,从微观到宏观,都充满了他的权柄与想象力。我们做实验、找机理,其实是在为造物主歌功颂德。他是多么的爱我们,以至于每一段DNA、每一个蛋白质,都无比的精妙,科学已如此发达,可要我们仿造,就算全世界的科学家聚集在一起,也只能束手无策。因而我学会在实验成功时赞美神,感谢他肯把这精妙的十亿分之一让我看到;在实验失败时我也赞美神,他的智慧何人能企及,我的智慧又多么的有限!我是谁呢,他竟顾念我。虽然我一时半会无法解释生命的奥秘,但是全能的神却在我尚未成型以先,就晓得我,在创立世界之前,就拣选我 。难道这样的安慰,还不足以替代实验失败的挫败感嘛?再说,探索本就是99%的失败和1%的成功,非我一人如是。失败不是痛苦,成功也不是祝福,平常心面对即可。

我也开始思考对未来的迷茫究竟是什么导致的。大概首当其冲的就是安全感的匮乏。我害怕因为专业选择的错误,会有紧衣缩食的日子。我害怕倘若此时不提前打算,到了捉襟见肘那日,真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是神用事实安我的心,就算PhD微薄的工资,也能让我住舒服的房子、吃可口的饭菜,而且在朋友生日、毕业、受洗时,为她们尽一份心。当然,我现在不用养车买房子,需要钱的地方很少;但是神的时间不错误,凡事在该有的时候都会被赐下。退一万步说,就算永远没有,又能怎样呢?狐狸有洞鸟有窝,人子来时却是无处安睡的。过于贪图这世上的享受,为钱财所累,白白的让自己沾染一身俗气,哪里是天父的女儿该有的气度?那不种不收的麻雀他且看顾,如果专心侍奉神,我必不至缺乏。

“被管教的滋味绝不好受,当时都很痛苦,但事后那些受过管教的人会收获公义和平安的果子。”经过这段挣扎,神让我的心谦卑下来,更体贴他的心肠,也因此看到更多弟兄姐妹的需要。以前总是宝贝自己的时间,但如今,我愿意更多的摆上,因为我看到,这世上每一个人神都怜悯,我事奉他,又怎能对他所爱的视而不见呢?神在痛苦中打开另一扇窗户,让我看到工作以外,其他值得我投资时间的地方。家庭需要呵护,爱情需要浇灌,团契不能坐等别人来改变,福音还要靠着我们传到地级。无论这其中的哪一项,就算穷尽一生,也难以做的完美。神倘若要使用我,在实验室、在教会、在家里,都可以行奇妙的大事 。

最近在做婚前辅导,期间做了一些调查问卷。可笑可叹的是,我更加的social,更加的谦和了,但是自信心却跌到了谷底。这与几年前,在学校申请信上写下“我就是要在这样的校园里,张扬这样的个性”的信心满满、侃侃而谈的我,相去太远了。神用这段经历破碎我,但是我相信,他破碎的,也必建立。他也不会任由我的“自信”越跌越低的,因为他会把我的信心建立在他身上。现在虽然流泪撒种,来年必能欢呼收割。

炼我愈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May 1, 2015 in Uncategoriz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