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HONEY与娘子》一:锦绣年华

22 Jan

unnamed

我从不自认为是一个很“小资”的人,虽然我很喜欢氤氲的天气,弥漫着咖啡味的街边餐厅,爱歌剧,喜文学,对天下苦难有着不可遏制的同情心。我仔细的揣摩过“小资”这个标签,它是相对于“乡土”而言的,是小资产阶级,小小的资本主义情调。“小资”是被 黄土地、二人转、猪肉炖粉条衬托出来的。在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的年代,没有人敢自称“大资”,就算如今思想解放了也不可以,只能微微的“小资”一下,以彰显自己超俗的生活情调和精神世界,但仍然不犯政治错误。我甚是不以为然,因为雅有雅的好,俗有俗的好,雅俗共赏才是人生乐事。因此我自认为是扎根在黄土地、能欣赏二人转、吃过猪肉炖粉条却也向往着更丰富的物质精神生活、更礼貌的为人处世方式,注重内心体验,有一定生活品味的人。然而这种我自认为已相当成熟的处世哲学,却在婚后几个月被W击垮。

 

W不懂小资,因为他是完全脱离了黄土地、二人转、猪肉炖粉条基础的、土生土长在资本主义土地上的孩子。他高挑、干净,十根修长的手指在小提琴上翻飞起来也是相当迷人。他热爱古典音乐,从肖斯塔科维奇到音乐理论,可以滔滔不绝数小时,把自己说的热泪盈眶。他喜欢调酒,并把水果切成美丽的形状嵌在杯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端上桌。每次他从加州飞来看我,定要带着他的调酒神器。他不喜咖啡机直接打出来的奶泡,一定要分开来,然后在咖啡上用奶泡拉出一个漂亮的造型。种种情调,甚是愉悦,把我的“小资”比的不名一文。

 

不仅如此,W的思想境界也甚是高超。一日我们观看美国大选,每次候选人辩论,堕胎、人权等哲学问题定是要被拉出来遛一遛的。吃饭时我们顺口讨论,基本达成一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合时宜”的孩子,“没有准备好”不是堕胎的理由。随后我提出,身体或智力有严重不健康的孩子除外。这引来他激烈的反对:生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没有任何例外。我瞬间有了和圣人对话的不快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他下结论:生活太优越,不识人间疾苦!他只是皱眉不语,却在晚上我们熄灯躺下后说,原则这种东西是不可以做出任何让步的,一旦今天这个例外,明天那个不算,道德就会迅速溃败下去,人也会失去真诚和敬畏。有时我真想华丽丽的把W甩在那些自以为“小资”就是穿紧身窄裤、喷古龙水、用名牌手表和钱包的男人的脸上。

 

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无疑是愉悦的。早上当我还睡眼惺忪的在床上东倒西歪赖着不起的时候,他就从楼下端上来一杯热腾腾的拿铁,用奶泡画出来的心煞是好看;从外面急行军回来,我累得瘫在沙发上,他到厨房捯饬一阵,捧出来一杯透心凉的马天尼,杯沿上的柠檬极其诱人;这一年来迷上越剧,但平时连流行歌曲都唱不好的我,更不用说唱戏了,没有曲谱根本摸不到调。W用了一个晚上跟着视频把梁祝的《十八相送》谱出来,我便在键盘上弹起来,自己也能跟着哼上两句。当然,他还不忘补一句,祝英台穿着粉色的衣服梁山伯都看不出来她是个女的,不会色盲吧?种种有趣,令人掩笑。

 

但是,任何值得拥有的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W甚是讨厌洗碗,或许我在第一次喜欢上他干净修长的手指时就应该意识到了这是个危险的地雷。每次吃完饭,如果盘子不立刻清理走,待残羹剩饭凉透了,想让他帮忙端走,那基本就不可能了。大冷天窝在家里吃火锅,他大呼过瘾,一旦吃完了,锅冷了,火锅就变成了炸弹,他看着漂浮在汤上的油聚集成滴,慢慢凝成一层,就仿佛看到了什么不雅的画面,边转身边喃喃,哦,好恶心!

 

我在一旁只得默默无语。

 

等我在水池边忙碌的时候,他就倚在冰箱上,看着我的双手和肥皂泡泡在锅碗瓢盆中移动,突然说,一周年的时候,再给你买个戒指吧。想要什么样的?

 

我忍不住吐槽,“哇,像我这样天天刷碗,到一周年的时候手都不一定变成什么样子了,还能戴戒指?”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给你煮杯咖啡?”

 

我的吐槽模式尚未结束,“别煮了,等下又多两个杯子和一个咖啡壶要刷。”

 

他立时保证,“我可以刷咖啡杯的!咖啡杯不是那么恶心的。”也只得由他。

 

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他喜欢研究食谱,并且每次自己尝试了自己的手艺,都兴奋的在视频里说,超级好吃的!下次见面做给你吃!他也果然守信,每次来都拉着我逛超市,为他要做的“大餐”买些诡异的食材,回到家里后一阵叮叮当当。待“大餐”准备好了,他便来邀我,餐桌上往往是摆放整齐的碗碟,诱人的食物,鲜艳的鸡尾酒,和摇曳的烛光。色香味加情调,一颗心未饮先醉,已经飘飘然了。然而去厨房转一圈,心就再也飘不起来了。这哪里还是我家厨房?分明是鬼子进村烧杀掳掠了。我感到不解,做一顿饭需要那么多盘子、锅和碗嘛?是什么样的本事才可以把面粉洒在地上然后踩的满厨房都是?

 

“Honey, 如果厨房也可以像饭桌那样有情调,该多好啊”,我已吐槽无力。“感觉我收拾厨房的时间比你做饭还要久吧”。他只是站在一旁傻笑。

 

每次他来访,除了这一顿大餐,其余的饭是不管的。我也只得洗手作羹汤。每每此时,我惊叹于自己的麻利。我对做饭没有多少热情,但是被实验室训练了这么多年的动手能力,做出来家常便饭也不算稀奇。而且我用一个碗就洗一个碗,用一把刀就洗一把刀,最大限度降低自己的苦闷。于是W得出来结论,边做边收拾的都是不喜欢做饭的,这样可以眼不见心不烦;而厨房混乱的那都是沉浸在做饭里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还拿爱因斯坦的书桌佐证,天才的办公桌都是混乱的,就像天才厨师的厨房。

 

一日心血来潮,我对W说,教你两个成语吧。一个嘛,是锦上添花。这锦,是一种很好的布料,再往上面绣花,就是让原本很好的东西更加惹人喜爱,就比如香喷喷的饭菜旁边配的鸡尾酒。另一个嘛,是雪中送炭,就是下大雪的时候给送点烧火的炭,不送就冻死啦!之后我又笑着补充,这我对你呢,是雪中送炭,我不刷锅,下顿饭都没法做了!你对我呢,就是锦上添花。

 

他笑着接,就因为你是锦,我才可以添花呀!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于是我一边怀着愉悦的心情洗着咖啡壶,一边含笑感谢神赐的这般锦绣年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Posted by on January 22, 2016 in Uncategoriz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