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戏”说人生之《乾坤带》—— 临渊而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28 Feb

过大年,看大戏。春节期间看了几场戏曲晚会,忽然发现除我一直偏爱的越剧以外,评剧也是颇悠扬婉转、耐人寻味的,因而也听了些折子戏,看了全场的《乾坤带》,着实是不吐不快。

要说中国的戏曲,奇妙之处在于脸谱。台上一亮相,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忠奸善恶都画在脸上,是非曲直一目了然,批判的是凶恶贪佞,弘扬的是忠孝节义,而且善恶到头终有报,观众无须太多的评断。王国维说戏曲是“和歌舞以演故事”,其实是读书人通过戏曲将普世的价值观传递给观众,使得人们辨是非、知廉耻,所以一些价值观模糊的故事在戏曲的长期发展中都被淘汰或改写了。也是因此,在诸多黑白分明的戏曲故事中,《乾坤带》头一个让我感到些许的纠结与错乱。

14274470146731

《乾坤带》是发生在唐朝的故事。银屏公主与秦驸马秦怀玉的儿子秦英,在金水桥上钓鱼,恰逢詹太师鸣锣打鼓的路过,惊了秦英的鱼。秦英与詹太师争执,失手将其打死。故事到了这里,出现了第一个矛盾点:秦英仗着年轻有力,家世不凡,与一个白发老翁动手,打死了当朝国士,这是犯法。然而这个詹太师画的是个白脸,即奸臣。大白天鸣锣打鼓,派头十足,仗着女儿詹妃在后宫受宠便横着走路,连皇帝的外孙都不放在眼里,也不清白。孰是孰非,实难判断。

银屏公主听说儿子闯了祸,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这詹太师是什么人?乃是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外戚。秦家又是什么人?保家卫国的三代忠良:秦叔宝匡扶社稷,秦怀玉镇守边关,秦英有朝一日也是要为国尽忠的。本就是势同水火的两家人,这下更是火上添油。银屏一时之间失了主意,她还真的不敢确定在她和詹妃之间,皇上究竟会偏向谁。因此绑了闯祸的秦英到了皇帝面前。

詹妃听说父亲死于非命,在皇帝面前哭诉,要皇上杀了秦英,为父报仇。银屏公主只有一个儿子,岂肯罢休,也哭着央求皇上放了秦英。这出戏,一哭三叹,银屏与詹妃都不依不饶,引经据典,颇为精彩。

银屏: 急急忙忙上金殿,儿臣有本奏端详:秦英年幼性鲁莽,金水桥前把太师伤。身犯律条应斩首,冤家应当把命偿。皇父啊,念儿臣只有一条后,秦驸马为国保边疆。为江山秦驸马东杀西挡,谁不知秦家是世代忠良。望求皇父把秦英赦,免去秦英刀下亡。

詹妃:在金殿忍悲痛我把本奏,金水桥我的父死得冤枉!自盘古开天地君王至上,执法严明威震四方。三国里失街亭孔明斩马谡,曹丞相马踏青苗割发代首谁不赞扬。这不过是一品朝臣将与相,又何况你执掌江山一帝王。打死人要偿命古之常理,万不可违反国法乱了纲常。

皇上被两个哭闹的女人围住,一边是爱妃,一边是爱女,进退两难。纵使此时再英明威武,也束手无措,因此只得两边相劝。

皇上劝银屏:叫皇儿你近前来父有话讲,你的儿惹下祸难坏了父王。他秦门虽然是忠臣良将,打死人也应该把命抵偿。谁的是谁的非你要明亮,理不正言不顺莫逞钢强。长随官捧过来皇封御酒,哀告你姨娘赦免儿郎。倘若她为父仇不肯相让,金殿上有王法我的儿啦儿啦,父也难做主张,快去哀告你姨娘。

皇上劝詹妃:常言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不看皇儿念为王,坐江山靠得是忠臣良将,他秦门是大唐保国栋梁。秦叔宝救过了两代皇上,秦怀玉御边关现在西凉。这几年不太平边关动荡,多亏了秦驸马保定家邦。今日里咱不赦秦英少将,秦驸马闻此信怎悲伤。一旦间他为此事不把贼挡,咱君臣怎难够稳坐大唐。一旦间摩利撒杀到殿上,谁去杀谁去挡谁保为王,到那时落一个国破家亡,两无下场,梓童呀,你好好想想。

(以上两段唱词出自豫剧《三哭殿》)

最后詹妃思前想后,也只得为大局考虑,顺应皇意,接了银屏的赔罪酒,就此不追究杀父之仇。秦英得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惩罚,被派到边疆戴罪立功,一出大戏落幕。然而我作为看客却意犹未尽,非常想抓住哪个问一问,就这么结束了?杀人就这样轻轻放过了?连皇帝都说了,“谁的是谁的非你要明亮”,杀人就算不偿命,难道一点代价都不需要付出吗?詹太师虽然是奸臣,但也罪不至死,詹妃为人子女,难道为了取悦皇上就不孝至此吗?这出戏从头到尾,都让我感到困惑与混乱。

然而最近让我感到困惑与混乱的不仅仅是戏台上一出无关紧要的戏,还有生活中沸沸扬扬关系到我切身利益歧视华裔的梁彼得案。梁彼得是纽约的美籍华人警察,在夜间巡逻时受到惊吓开枪,没想到子弹经墙壁反弹不幸射杀了恰巧路过的黑人格利。梁彼得因此被起诉,经过审讯后,陪审团认定他二级谋杀等五项罪名成立。判决一出,全美华人哗然。这起案子发生在美国警察与黑人关系最紧张的时刻,近年来,警察执法过度误杀黑人的案子层出不穷,黑人的民权运动再次以“black lives matter”的口号被推向高峰,警民关系空前紧张。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梁彼得被起诉。令华人气愤的是,在此之前更恶劣的白人警察杀人案中的警察都免于被起诉,为什么梁彼得看似无辜却不得不面对牢狱之灾?难道仅仅因为他是亚裔,而其他犯错的警察都是白人?让人扼腕与无比愤懑的是,梁彼得其实是美国警察推出来的替罪羊,试图用他的判刑来缓解与黑人的紧张关系。在赤裸裸的不平等面前,亚裔不再沉默,纷纷走上街头抗议。

在这场维权运动中,我体会到在美国这个多种族的国家身为亚裔的无奈。美国人挂在嘴上的“种族歧视”,如果没有特别的说明,都是针对白人歧视黑人的。身为亚洲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体会到的歧视其实并不多,最明显的体现是文学作品中对亚裔男性的刻意贬低、对亚裔女性的色情化以及高管层中亚裔的缺失。但这些歧视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不好宣之于口的,是不能举着旗帜大声抗议的,更何况,我们的文化本来就偏向于沉默与忍耐。可是面对听到宣判后掩面而泣的梁彼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在各种社交网络上关注着华裔对此判决的抗议,一向爱好和平、性格中庸的华人们,在政治抗议时也是小心翼翼,不敢像黑人一样放开嗓子不顾一切的要求权利。我们如履薄冰,不敢批判司法机构的不公平,也害怕言语不慎触怒了黑人,毕竟在这个悲剧中丧失生命的是他们的同胞。在黑人社区庆祝终于有警察为射杀黑人付出代价时,华人的抗议对他们来说是无理的,他们认为华裔在要求拥有和白人一样射杀黑人而不用付出代价的特权。因此我们不仅仅要为梁彼得抗议,也要为格利默哀,可即便如此,主流媒体对此游行的定义仍然是华裔与黑人的对决!

或许我有些过于悲观了,但我认为既然梁彼得案已经定性,判刑紧随其后,我们此时再多的游行对梁彼得这个个案来说,能帮到他的似乎太少了。但这无疑是一个警钟,敲醒了我们的民族自觉意识,也许我们把眼光放的更长远一些,不仅仅再针对梁彼得个案抗议,而是更好的规划华裔的政治斗争,可以让下次我们发声时,成为政府不得不正视的一股力量。而怎样进行政治维权,《乾坤带》这出戏,倒是给了我不少的启发。

为什么梁彼得被判刑而秦英却可以戴罪立功?其实追根究底,无非秦英有一个当公主的母亲和驰骋疆场的父亲,因此皇帝在顾念亲情的同时,也不得不考虑杀了秦英会不会影响边疆的稳定。那么梁彼得有没有一个公主母亲呢?他有!可惜的是,这个公主母亲并没有偏袒他。代表纽约中国城的民主党市议员陈倩雯(Margaret Chin)正是华人选举出来的维护华人利益的政客,她应该是普通华人与统治者之间的联系者与发生器,是我们的银屏公主。然而在梁彼得案中,她却支持检方起诉梁彼得。她虽然呼吁检方在判刑时怜悯梁彼得的处境,但她从始至终都不认为格利的死是一个意外(“I think [Liang] has to go through the judicial process and not make any excuse that it’s an accident.” – Margaret Chin). 她以一种公正的、甚至大义灭亲的姿态出现,让很多华裔费解,为何在关键时刻,我们选举出来的议员却不维护我们的利益?更有人指出,陈倩雯的态度源自于深深的“民族自卑”,她不敢触碰白人的权利,也不敢触碰黑人的“政治正确”,因此只得“装”公正。没有了在大殿上哭闹的银屏公主,皇上正好顺水推舟斩了秦英,其他人也无话可说吧。

除了缺少为他鸣不平的银屏公主外,梁彼得还少了一个战功赫赫让当局者不得不忌惮的父亲。华裔的传统是远离政治,我们都希望子女学商学医,努力挣钱。可有了钱以后,也很少回报社会,很少捐赠给母校或者慈善机构。媒体中没有我们的声音,我们缺少华裔主持人、影星等有社会影响力的明星,服役队伍中缺少有军衔有威望的华裔军人,政客中更是鲜少有华裔的身影。当然这些与歧视有关,但也与很少有华裔从军、从政的观念有关。如今美国多处都有犹太人、黑人的纪念馆、博物馆,而亚裔为这个国家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始终没有人认可与纪念。没有强有力的后援,我们也不得不屈服于做替罪羊的命运。

梁彼得的遭遇让我们作为华裔痛心疾首,更是体会到了社会的不公。然而游行示威、感叹抗议,与华裔的处境来说,能改善多少呢?或许我们应该改变的,是更深层次的民族自卑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如果当我们看到对黑人的歧视时,也能想到唇亡齿寒,为他们的民主运动贡献力量,今天又何至于小心翼翼害怕得罪黑人?如果我们改变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态度,从事于一些较大社会影响力的职业及活动,那么今天是不是我们也会有一个或者多个马丁·路德·张,让政府不得不重视?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第二代美籍华人对自己继承的源远流长的华裔文化深感骄傲,而不是连中文都不会说,那么是不是今天美国也要正视亚洲文化也是他们多种族文化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我们再政治敏感一点,那些拥有投票权的华裔可以有组织的统一力量,那么是不是华裔也会变成候选人不得不争取的政治力量?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古人有言曰:当更张而不更张,虽有良工不能善调也;当更化而不更化,虽有大贤不能善治也。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共勉!

74dd5487-3d72-4c8e-a425-da58bbbd5c81_size116_w400_h275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Posted by on February 28, 2016 in Uncategorized

 

2 responses to ““戏”说人生之《乾坤带》—— 临渊而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1. Christina

    March 3, 2016 at 2:53 am

    这篇好有深度…也许因为澳大利亚的华人太多了,在我看来澳大利亚的歧视华人现象并不严重,或者是因为我没有太多的关注吧。原来大洋的彼岸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还丝毫不知。既要说我太不敏感,又要说美国媒体对于此事的报道不够强力吧。这也是你说的,媒体中没有我们的声音,连来自于媒体的压力都很少,那也无怪乎会产生这样的判决。从小到大对我们基本的政治教育缺失很缺失,尤其对于我们这些理科生,更是由于我自己的原因,对于政治的抵触使得我对这些敏感的政治事件更多的是热血的冲动,而缺乏理性的分析。更多的时候我沉溺于那些个人的感情和人生的浅薄感悟,目光总是短浅的,我也曾经想去读一些关于政治的书籍,我居然发现我并不是不读书,而是我真的不想读这样的书,丝毫提不起兴趣。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去到美帝,也去感受一下那你生活了多年的环境和气氛。

    Like

     
    • Latte

      March 4, 2016 at 7:59 pm

      嗯,欢迎你来~~ 我听说澳大利亚超级歧视华人的,之前在地铁上出现殴打华人的情况。还有你最近看了奥斯卡的颁奖仪式吗?也是取笑亚洲人。反正对亚裔的歧视更隐形更微妙,不好宣之于口,却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哎!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