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Honey与娘子》二:盛世韶华

04 Mar

有时候我真的特别佩服老爸的高瞻远瞩。结婚前他催促着让我整理之前所写的文章,编订成册,印刷出版。我虽然也热衷于见到自己的文字以书籍的形式出现,但心态上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我总觉得,能写的文章很多,还有许多许多应该被收录在书里的散文,还没来得及创作。然而如今结婚不过半载,再回头翻阅以前的文章,仿佛隔着一层雾看前世般的熟悉与模糊,不得不承认,少女时代已经结束。如今的我,是写不出、也不愿意写,那样的文字了。曾经属于少女的伤春悲秋、悲欢离愁,自成一本书、一幅画、一首诗、一个精致的玻璃娃娃。从此以后,仅供瞻仰。

妈妈第一次读我的文章时就说,我的文字太忧伤了,与年龄不符。其实我也说不准我性格中这些偶尔悲愤与忧伤的情调是从哪里来的,我一直将它归功于中国的诗词。我从心底认为,中国的文字就是哀伤的,寥寥几个方块字随便那么一拼凑,或萧索或苍劲,是最擅于表达这些淡淡的愁绪的。我很多次在阴天动笔,看着窗外阴雨连绵,心中总是像海水翻滚一样翻滚出来一些莫名的情愫。尤其是出国后,阴天更是滋养了许多去国怀乡、满目萧然的无力感。我也偶尔在晴天写作,最好是春色正浓的时候。外面的风景越是潋滟,心中的孤独感就愈发张扬,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呵!

不过我虽然承认自己的文风偏哀伤,但并不认可妈妈所说的与年龄不符。其实文学中许多对青春的歌颂都是韶华不再的作家对青葱岁月的缅怀,真正经历青春的人,反而很难体会到妙龄时光的妙处所在。青春的花季雨季是布满荆棘与迷惘的,身边人形形色色,前方路何去何从,不安定和漂泊是此时生命的主题。因为年轻理想诸多,所以“人静夜阑时,也把梦儿寻遍”;因为年轻没有资本,所以“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地难为情”;因为年轻无人陪伴,所以“寂寞深闺愁更长,太凄凉”。种种种种,皆是与人生阶段相符的惆怅。

从单身进入婚姻,我最深切的体会便是“踏实”,一颗悬而未定的心总算被踏踏实实的捧住了。日常生活虽然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心态改变之大,经常令我自己讶然。比如,我居然不再喜欢那些哀怨的诗词了,什么“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之类的,我是读不下去了,因为这份哀愁与相思,与我心里弥漫着的喜悦格格不入。我甚至有些迷信的刻意逃开那些凄凉的诗句,关于寂寞梧桐的,关于冷冷清清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些凄凄惨惨戚戚就冲撞了我的幸福。偶尔写生活小记,或回忆弟弟的成长,或忆起儿时过年的味道,我的笔也不再局限于抒发愤懑与忧伤了。阴天再也挑不起我对飘零的感叹,虽然我依然远离故土,但是心却已经靠岸。大雨滂沱成了暖黄色灯光的幕布,雨打寒窗更是灯下话长的伴奏。终于体会到,守一个人,就是守一个家;守一个家,亦是守一个人。

恋爱长跑时心里或多或少的忐忑,致使我并不愿意在爱情上多费笔墨,唯恐爱情不长久,白纸黑字留下的曾经爱过的证据便会沦为永远的伤痛。而如今,一颗心终于踏实了,欣喜的发现,过往青涩的点点滴滴,居然还不曾遗忘。最近在写《“戏”说人生》系列文章,写到“一丝为定拜天地”时,想起了那年一起游桂林,在漓江画舫上随意的说笑。我曾一本正经的告诉W,西方的爱神是丘比特,可他自己还是一个娃娃,哪里懂得什么是爱情呀?我们中国的爱神就靠谱多了,是月老。老人阅尽人生,智慧无穷,只要他牵了红线,那就是生生世世的姻缘。说完后,我从挂在背包上的中国结的流苏里扯下一根红线系在W的手腕上。那根红线在漓江青山丽水的映衬下,格外耀眼。

那时我们还谈着世界上最远距离的恋爱,半年后再聚首,他手腕上的红丝已经褪了颜色,残破不堪。妈妈看到后便笑了,私下里对我说,你给他系了一个什么破绳儿,他居然带了这么久。我答非所问的也笑了,告诉老妈,这就说明没系错呀!如今回忆起来,可不是没系错吗?我对于婚姻一切迤逦的遐想,居然都没有落空。

果果问我说,你这么喜欢传统文化与中国文学的一个人,是怎么和W交流的?其实我想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包括我自己。然而交流却在一个意想不到的高度进行着。我最近喜爱看戏,戏台上锣鼓喧天,我便如痴如醉。然而这个爱好在生活中很难找到志趣相投的人。妄说同龄人不理解,就连老妈都嗤笑我,怎么会有一个老年人的爱好。但W却不同。他脱离这个文化圈,因此他视戏曲为歌剧一样的高雅艺术。他自己痴迷音乐,便也鼓励我对戏曲的追求。他曾不止一次的表示他常在祷告中感谢神,让他经历了我这份爱好的萌芽与成长。他说,人的许多爱好都在青少年时期形成,可那时我们还不曾相识,错过彼此的成长太多,因而亲身体验一次对方新爱好的形成,更是难能可贵。他看似简单的一番话却让我意识到,或许我最需要的交流,并不一定是他和我有相同的爱好和鉴赏力,而是他对我所追求的一切不遗余力的支持。

某次我们闲着无聊幻想人生时,W曾大胆表示以后愿意定居上海。“上海呀……”我心里已经开始笑他的天真,“你知道上海房价多贵吗?怎么住得起?”

W却是一贯的理想主义,“买不起可以租嘛。我们要的地方又不大。”

“那上海有什么好?你又不会讲中文。我是北方人,对上海也没什么感情的。”

他却一本正经的说,“现在没有感情不代表以后没有。如果我们住在上海,你就可以隔三差五的去看越剧现场啦。”

我只是笑而不语,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

又一日,我们捧着热咖啡踏雪而行。W突发奇想,道,“我觉得婚姻就像咖啡。”

我点头应和。“对啊,刚开始的时候滚烫,后来就慢慢变得温暖,再后来就让人意识清醒,催促人片刻不能偷懒,一定要多多赚钱,努力养家!”

说罢我侧头去看W,雪花粘在他的手套和睫毛上,晶莹剔透。他一脸呆萌的看着发表了一番感慨的我,讷讷的开口道,“我只是想说,捧在手里暖暖的……” 霎时我们在雪地中四目相对,相视大笑,任雪花飘落,仿佛笑着笑着,就一起笑乱了流年,笑白了头发。

​因此,我常常边细数我们相知相伴的日子,边不断感恩:青涩的日子已是昨日的记忆,风霜与秋雨还是未来的忧虑。而现在的我们,正值韶华,正值盛世。不忧,也不惧。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Posted by on March 4, 2016 in Uncategorized

 

One response to “《Honey与娘子》二:盛世韶华

  1. Christina

    March 9, 2016 at 10:20 am

    真好,哥哥。
    我有时候就在感慨,你们这样美得爱情,我却离得很远,我有时候很羡慕候昕,可以陪你走过那么多,见证这一切。而我现在的心情更多的是那些萧瑟和悲伤,感觉与你这样美好的韶华有些格格不入,甚至担心我会给那美好的画面添上一丝不搭的色彩。
    我前一阵子流了太多的眼泪,这阵子再不许自己流眼泪了。这段时间,我就像关掉了自己的感情一样,不听情歌,不看有情感的电影视频,甚至甚少与人交流,躲开所有一切可能引起我情绪波动的东西。我只允许我的生活中有学术和健身,偶尔只有三国演义和三国杀那个嘚嘚不休的解说陪着我入睡。
    今天跑完步回来,我忽然意识到我错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麻痹自己,控制自己的感情,想着让自己不要在去散发那些没用的感情,和别人说话冷冰冰的,多一句废话都不说。我忽然意识到我错了,这世界是残酷的不错,但我仍然应该选择温柔的对它,对每个人。我以为温柔和爱是错的,错的不是它们,是我没法面对残酷的软弱而已。
    真的好久没跟人说话了,心里话更是很少说也不想说了。明天去教会吧,很久没见教会的小伙伴和牧师了,教会是一个温暖的地方。我记得你对我说过,守住爱与诗意,原来守住这些的背后更需要坚强与勇敢。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